普京将在哪里修建下一条天然气管道?


俄罗斯天然气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简称俄气)已投资数十亿美元,通过土耳其溪和北溪2号管道将其输往欧洲的管道基础设施进行扩建和多元化。这两个项目都是莫斯科愿景的一部分,目的是绕过乌克兰,取代乌克兰作为天然气中转国的战略地位。北溪2管道项目一直是评论家们关注的焦点,而土耳其溪项目却相对无人问津。这两条管道预计今年完工。以土耳其溪为例,该管道进入欧洲的入口点尚未宣布。 

 
该项目由两条管道组成,每条管道的天然气总容量为31.5亿立方米。一条管道用于土耳其国内市场,而第二条管道用于欧洲市场。关于进入欧洲的入口,Gazprom有几个选择:向西进入希腊和意大利,或向北进入保加利亚和奥地利鲍姆加顿。Gazprom故意制造了一层不确定性的面纱,以最大化其财务收益,并实现莫斯科的政治目标。最近的事态发展和俄罗斯的长期战略目标意味着,俄罗斯将宣布支持南溪计划(北溪的备选方案)。
 
战略影响
 
从经济角度来看,由于乌克兰现有的基础设施,将俄罗斯天然气输往欧洲,土耳其天然气管道不是最合理的选择。然而,一些国家将从该项目中受益。例如,通过土耳其直接获得俄罗斯的天然气的这条线路,将会降低很多成本,因为没有了本应由其它国家支付的过境费。
 
作为一家国有企业,Gazprom需要考虑克里姆林宫的战略目标。2014年乌克兰革命在俄罗斯与其昔日盟友之间制造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因此,土耳其溪的主要目标是剥夺乌克兰的战略价值和急需的过境费收入。据预测,由于北溪2号和土耳其溪的影响,由乌克兰过境的天然气从每年900亿立方米减少到大约每年10-15亿立方米,损失高达乌克兰国内生产总值的3%。
 
教会与国家的影响
 
政治因素将是Gazprom就土耳其溪项目做出最终决定的主要因素,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政治危机已经从物质层面扩散到了精神层面。历史上,乌克兰的东正教一直处于莫斯科的俄罗斯东正教的统治之下。然而,由于两国间的政治危机,乌克兰教会宣布独立。全球东正教会领袖、普世主教巴塞洛缪(Bartholomew)已将这场危机正式化。
 
反过来,俄罗斯东正教会切断了与费内尔希腊宗法主义的联系,巴塞洛缪是该教的最高神职人员。尽管希腊和俄罗斯仍保持着密切的政治关系,雅典方面也提出将土耳其溪项目延伸至其领土,但宗教冲突可能会产生严重的政治后果。总部位于安卡拉的能源市场与政策研究所(EPPEN)所长沃尔坎•奥兹德米尔(Volkan Ozdemir)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俄罗斯人对此的反应是,关注保加利亚的选择,而不是希腊。”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俄罗斯人会做出政治上的选择。
 
保加利亚的绿灯
 
由于南溪计划的取消,保加利亚错过了一个重要的经济机会。然而,土耳其溪项目提供了一个机会,使我们能够相对于它目前的地位取得战略和财政优势。保加利亚没有等待时机,也没有等待Gazprom的声明。相反,索非亚已经加倍努力建设土耳其天然气管道的延伸项目,并为国内市场和国外接收俄罗斯天然气。
 
保加利亚天然气运输公司宣布,成功完成了将保加利亚天然气运输网络从土耳其扩展到塞尔维亚的经济测试。这意味着未来管道的容量已经被预订了20年。正确的结果,促使国家运输公司最终做了14亿欧元项目的投资决策。
 
Gazprom的明确决定
 
尽管Gazprom试图保持不确定性,但所有因素似乎都指向北方和保加利亚。土耳其溪项目旨在绕过乌克兰。此外,Gazprom还与欧洲东南部的客户签订了长期交货合同。为了维持供应的安全并剥夺乌克兰的战略地位,需要将土耳其溪扩大到保加利亚和奥地利。因此, Gazprom似乎极有可能很快就会宣布其优先向北扩张的决定。

来源:国际燃气网
关注官微

及时了解展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