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e China 2020

深化“一带一路”背景下 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天然气合作

共建“一带一路”已被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国际组织所接受。中国周边国家是“六廊六路多国多港”互联互通基础设施构架的重要起点或部分沿线支点,也是中国天然气主要气源供应和通道地区。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天然气合作涵盖了全产业链,尽管与土库曼斯坦、俄罗斯和澳大利亚等国的天然气合作只有短短的十多年时间,但规模、合作方式、合作深度都远超预期。当然,也不能回避合作中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一些严峻挑战。本文基于各方在合作开发、引进和互联互通方面已形成的基础,探讨新形势下推动“五通”政策在天然气领域合作的落地、深化与周边国家天然气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现实意义。 

一、立足与周边国家坚实的合作基础 

 

深化新时代天然气合作 

 

中国幅员辽阔,周边国家众多,陆地直接接壤的国家共14个,还有7个隔海相望国家,另外一些国家与中国尽管不接壤,但距离很近,且存在较为密切的天然气合作关系,因此本文所指的周边国家是从广义上而言。从整体上看,周边国家是中国天然气管道进口气源和设施联通的主要区域,可以说是中国最便利和最可靠的天然气气源地和通道必经之地。从天然气剩余探明储量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天然气剩余探明储量占全球76%;从天然气出口潜力来看,沿线国家天然气出口量占全球出口量的60%以上,这些比例还将持续提升。俄罗斯、土库曼斯坦、澳大利亚等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周边国家均位于“一带一路”沿线。因此,我们要基于“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全力打造“一带一路”油气合作利益共同体,实现“一带一路”能源合作高质量发展。 

 

1、中国与周边国家天然气资源合作的现状 

周边部分国家天然气资源十分丰富,尤以俄罗斯、土库曼斯坦和澳大利亚等国为典型,周边也分布着“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基础设施的主要国家。一是与中亚、俄罗斯在天然气上游领域的合作。中国与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合作始于2006年,当年中土两国签署了天然气管道项目和土库曼斯坦向中国出售天然气协议。2009年正式开始通过中亚天然气管道向中国供气,2017年土库曼斯坦阿姆河项目的权益产量就已经达到140亿立方米/年,约占当年中国进口天然气量的四分之一,为国内天然气稳定供应发挥着极为重要的关键作用。中亚地区天然气投资或合作仍有巨大潜力,以土库曼斯坦为例,2018年该国天然气探明储量19.5万亿立方米,占世界天然气总储量接近10%,仅次于伊朗、俄罗斯和卡塔尔,排名世界第4位。乌兹别克斯坦天然气上产也有一定潜力。 

 

作为地域上的邻国和能源资源互补性的大国,中国与俄罗斯在能源领域的合作既有利于两国的国家利益,也有利于整个世界的能源平衡,中俄两国在油气全产业链已有不同程度的合作,但目前在天然气上游领域的合作主要是亚马尔项目。亚马尔LNG(液化天然气)项目是中国领导人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在俄罗斯实施的首个特大型能源合作项目,由俄罗斯诺瓦泰克股份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法国道达尔公司和中国丝路基金共同合作开发,各自的股份分别是50.1%、20%、20%和9.9%。2017年12月,项目的条生产线投产,2018年7月向中国供应的首船LNG通过北极东北航道运抵江苏如东LNG接收站、开辟了“冰上丝绸之路”新航道,2018年12月项目第三条生产线提前一年正式投产,项目由工程建设阶段全面转入生产运营和成本回收阶段。俄罗斯天然气资源丰富,两国互补性强,未来合作空间巨大。 

 

二是与东南亚及澳大利亚的合作。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天然气合作以贸易方式为主,参与部分上游项目的股权投资。中国参与的东南亚上游项目有中国海洋石油参股印尼当固天然气田12.5%的股份并从2009年开始的25年内,每年接受该项目260万吨的液化天然气的进口。澳大利亚于2019年超过卡塔尔成为全球的LNG出口国,中国与澳大利亚在天然气上游领域的合作是以LNG贸易为基础的权益投资。中国三大石油公司均有投资,代表性项目包括中国石油布劳斯(Browse)FLNG项目10%权益、箭牌(Arrow)LNG项目50%权益、中国石化拥有25%权益的昆士兰煤层气APLNG项目、中国海油在澳大利亚拥有天然气的权益储量接近1亿桶,持有东部QCLNG项目条生产线50%的权益。 

 

2、通过周边国家引进海外天然气资源的四大进口通道 

我国已形成利用海外天然气资源的四大战略通道,即西北(中亚天然气管道)、西南(中缅天然气管道)、东北(中俄天然气东线)和东部海上(LNG贸易),实现“东、南、西、北”四个气源方向,全球天然气格局的变化为中国通过四大通道利用国际天然气资源创造了机遇,即由西向东进入中国的中亚气、从北向南下行的俄罗斯气、自东向西方向进入中国的北美气、从南向北上行的中缅管道气和澳大利亚、卡塔尔及北非等地液化天然气。周边国家作为中国的近邻和外围,除了资源丰富的国家可以直接投资或贸易外,还有一些在中国海外油气资源利用中扮演着通道者的角色,这些通道既反映在地缘政治关系上,也体现在关键性油气运输基础设施建设上。 

 

二、基于区位和功能定位的周边国家天然气合作策略 

由于周边国家数目众多,在油气资源禀赋、交通条件、油气发展水平、政治经济状况、与中国关系等方面也存在很大差异,不同国家在中国天然气海外发展战略中的地位存在很大差异,其功能也有所不同。只有将周边国家按照不同功能进行分类,针对不同功能国家采取不同的合作战略,才能提高中国与周边国家油气合作的有效性,程度的保障中国油气供应的安全。

 

1、区位分布 

一是东北亚地区。中国同东北亚国家的合作主要体现在同俄罗斯的合作上,而竞争则主要来自日本和韩国,蒙古国也是中国潜在的过境合作对象之一。在天然气领域,目前与俄罗斯的合作方式主要是亚马尔LNG项目、中俄东线天然气贸易等;同日本、韩国的竞争主要是针对气源,尤其是俄罗斯天然气资源的角逐和LNG定价权的竞争。 

 

二是中亚地区。与中亚国家在天然气领域的合作包括投资、贸易和通道上,目前主要是与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合作,中亚D线建设过境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两个国家。与俄、美在对中亚天然气资源的竞争中,中国凭借地缘上的优势和“一带一路”共建的推进,无论是在能源开发合作上,还是在管线建设上,已经形成了较大优势。但中亚毕竟是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加上环里海地区的潜在资源和这一地区的地缘政治优势,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仍是大国必争之地。 

 

三是南亚地区。中国与南亚国家有合作,也有竞争,“一带一路”提出的“六廊”中,中巴经济走廊和孟中缅印经济走廊均位于这一地区,其中孟中缅印经济走廊连接东亚、东南亚和南亚三大次区域,沟通太平洋和印度洋两大海域,是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重点和空间布局中的“六廊”之一,孟加拉国是重要支点国家,斯里兰卡拥有印度洋上的战略性港口。巴基斯坦是南亚通向中亚、西亚的陆上交通要冲,也是中亚国家出海的捷径,作为“一带一路”共建的六大走廊之一的中巴经济走廊取得显著进展。中印之间有结构性矛盾,中、印在国际能源市场是竞争大于合作,但在第三国也有能源合作。虽然阿富汗天然气资源具有一定潜力,也受到中国石油公司的投资或高度关注,但国内不稳定的政局严重制约石油公司投资的积极性。 

 

四是东南亚地区。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陆路支撑,也是深化中国-东盟合作和拓展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的关键区域。东南亚在中国石油进口来源中的地位在下降,但仍然是最重要的石油和天然气进口通道,而且是中国LNG贸易的增长点。承担着中国LNG运输相当比例的东南亚通道和中缅天然气管道对中国天然气安全仍然具有关键性作用。中国与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以及澳洲的澳大利亚在LNG领域合作基础稳固。 

 

2、基于功能定位,深化与周边国家天然气合作 

“一带一路”倡议“五通”政策的积极推进为深化中国与周边国家天然气合作创造了更好的环境。在与周边国家开展天然气的合作中,要以国家能源战略新安全观为指导,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以政府为引导、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按照周边国家在中国天然气合作中的功能定位,有区别、有重点地提升合作水平,总结合作经验,拓展合作领域,创新合作模式,健全合作机制,协同提升能源治理水平,保障中国天然气进口通道安全和进口量平稳。 

 

一是提高中国在资源战略型国家的综合影响力,为争取更多的天然气资源供应创造条件。在与美国和俄罗斯的博弈中,争取中亚国家能够给予中国天然气合作更多的重视,提高对中国的天然气输送能力和保障水平;重点关注俄罗斯北极LNG、东西伯利亚和西西伯利亚等常规巨型天然气开发项目,争取与俄罗斯在上游领域的深度合作和供应能力的不断提高。在对全球天然气市场发展趋势全面评估的基础上,依托印尼、澳大利亚等现有项目,为中缅天然气管道寻找更多有竞争力的气源,优选天然气上游项目,综合考虑中国经济发展和东部沿海的天然气需求,创新商业模式,优化LNG贸易气源。 

 

二是以天然气资源安全保障为导向,建立与周边资源竞争型国家的多边能源合作联盟,联合在资源生产国投资,共同保障运输通道安全,加强对日本、韩国和印度等国未来天然气需求规模及其进口来源地竞争性的研究,共同推动亚洲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逐步消除“亚洲溢价”现象,不断提升中国天然气贸易的稳定性和经济性。 

 

三是按照“睦邻、安邻、富邻”的原则,以维护通道类国家的共同利益为根本,加强政治、经济、社会的全方位交往,促进通道沿线国家的政治互信,维护地区和平,构建维护天然气运输通道安全的新机制。积极开展天然气资源通道的研究和筹划,拓展天然气运输通道,在安全运行和建设已有规划天然气管道的基础上,探索中巴经济走廊、中蒙俄走廊等走廊运输通道的可行性,提高天然气运输网络的坚强性安全性和经济性。 

 

四是顺应全球能源转型和国际能源格局调整趋势,充分发挥中国天然气需求规模的市场优势,推动形成更加包容的区域性国际能源贸易体系。大力推进国内天然气应急调峰能力建设和互联互通工程建设,加快天然气价格改革,积极发展天然气市场化交易,借鉴上海国际化原油期货合约的运行经验,创新能更加客观反映亚洲天然气市场供需的LNG定价机制。 

 

五是抓住“一带一路”共建的战略性机遇,发挥好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作为多边合作平台的作用,创新并完善泛亚能源合作机制。加强与中亚国家和俄罗斯的政治、经济和民间交往,发挥中国作为世界和区域政治、经济大国的影响力,强化上合组织的区域协调功能,为中国加强与中亚各国和俄罗斯的合作创造战略平台。亚洲有重要的能源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油气生产西移、消费东移的态势明显,要充分发掘现有能源合作机制的作用和潜力,创新合作方式,不断扩大亚洲在全球能源治理中的影响力,共同提高能源安全保障能力。 

 

能源行业要继续发挥在“一带一路”合作中的先发优势和引领示范作用,周边国家多是“六廊六路多国多港”互联互通基础设施构架的起点或沿线支点,既是中国海外天然气资源最便利、最可靠的来源,也是其他远距离天然气资源进入中国的通道。中国与周边国家在天然气资源开发、引进和互联互通方面已取得积极进展,有比较坚实的合作基础,基于资源和通道两个维度的周边国家的功能定位,深化与资源战略型国家的全面合作,对冲来自资源竞争型国家的压力,强化与通道战略性型国家的合作力度,谋划与竞争性国家的通道合作,为构建开放环境下的天然气安全体系提供保障机制。

 

来源:管道商务网

关注官微

及时了解展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