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e China 2022
展位预定 观众预登记

供需双增长 全球LNG市场未来可期

LNG(LiquefiedNaturalGas,LNG)主要成分是甲烷,被公认是地球上最干净的化石能源。从全球角度来看,2019年全球天然气总产量达到39893亿立方米,总消费量达到39292亿立方米。美国与俄罗斯是主要产气国和消费国。全球天然气的贸易量保持增长趋势,且从2015年开始增长趋势加快。从中国角度来看,中国上游勘探开发突飞猛进,天然气产量也因此得到大幅提升,后期预计在“增储上产”的国家政策指导下仍将稳步提升。整体来看,天然气在全球的供应和需求均在持续增长,在“碳中和”以及加快使用清洁能源的趋势下,未来市场规模增长可期。

LNG产业链的上、中、下游情况

 

液化天然气(LiquefiedNaturalGas,LNG)主要成分是甲烷,被公认是地球上最干净的化石能源。LNG无色、无味、无毒且无腐蚀性,体积约为同量气态天然气体积的1/625,质量仅为同体积水的45%左右,制造过程是先将气田生产的天然气净化处理,经一连串超低温液化后,利用LNG船运送。LNG燃烧后对空气污染非常小,而且放出的热量大,所以是一种比较先进的能源。20世纪70年代以来,世界LNG产量和贸易量迅速增加,2019年LNG国际贸易量增量达540亿立方米,增长12.7%,最大出口国是美国,出口1900亿立方米;最大进口方是欧洲,增加了490亿立方米,增长68%。

 

LNG产业链可分为上、中、下游

 

产业链上游

 

上游主要包括勘探、开发、净化、分离、液化等几个环节。其中,液化是LNG产业链上游中的关键环节。液化的主要作用是持续不断地把原料气液化成为LNG产品,主要步骤首先是预处理,即从原料气中脱除气田生产环节没有去掉的杂质,如水、二氧化碳、硫、硫醇等;其次是去除NGL(天然气凝液),即脱除天然气中的NGL以达到液化需要处理的LNG规格和技术要求;最后是液化,即用深冷制冷剂将原料气冷却并冷凝到-162,使其成为液态产品。

 

产业链中游

 

中游主要包括LNG的储存和装载、运输,接收站(包括储罐和再气化设施)和供气主干管网的建设等环节,其中,储存是指LNG液体产品被储存在达到或接近大气压的保温储罐中,最常见的储罐类型有单容储罐、双容储罐、全容储罐等。LNG储罐是终端站中的关键设备,其绝热性及密封性的好坏直接影响到LNG的蒸发和泄漏速度,即LNG的损耗速度和使用率。储罐的性能参数主要有真空度、漏率、静态蒸发率。运输是指通过汽车槽车或LNG运输船,将LNG运送到终端站。接收站是连接LNG最终市场用户的关键环节。在接收站,LNG产品通过码头从运输船上卸下、储存,然后再气化后变成普通管道气输送给发电厂或通过当地分销网络作为燃料气输送到最终用户。

 

产业链下游

 

下游环节即最终市场用户,包括联合循环电站、城市燃气公司、工业炉用户、工业园区和建筑物冷热电多联供的分布式能源站,还有将天然气作为汽车燃料的加气站用户、作为化工原料的用户,以及进一步向下延伸的LNG卫星站、加气站、LNG加注站及冷能利用等与LNG相关的所有产业。

 

全球LNG生产、消费以及贸易情况

 

生产

 

从天然气总产量来看,1970年至今全球天然气产量稳步增长。BP数据显示,1970年全球天然气总产量为9761亿立方米,至2019年总产量达到39893亿立方米,整体呈上升趋势。从天然气产量增长率来看,近50年均在10%以内波动,且波动幅度较大,绝大部分年份属于正增长,其中只有1997年、2009年出现负增长,并在2009—2010年间波动幅度达到最大,近5年的增长率则维持在3%左右。

 

在全球天然气主要生产国方面,美国与俄罗斯自1985年以来就是天然气的主要生产大国,随后加拿大、伊朗、中国、卡塔尔等国的天然气产量也开始快速增长。2019年美国的天然气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23.08%,俄罗斯占17.02%,伊朗占6.12%,中国、加拿大、卡塔尔、挪威各占4%左右。

 

消费

 

从天然气消费量来看,1965年至今,全球天然气消费量总体稳步增长,其中2009年的消费量相较2008年有明显的下降。BP数据显示,1965年全球天然气总消费量为6304亿立方米,至2019年总消费量达到39292亿立方米,整体呈上升趋势。从天然气消费量增长率来看,近50年均在10%以内波动,且波动幅度较大,绝大部分年份属于正增长,其中只有1997年、2009年出现负增长,并在2009—2010年波动幅度达到最大,近5年的增长率则维持在3%左右,与天然气产量增长率的趋势情况保持一致。

 

在全球天然气主要消费国中,与生产方面一样,美国与俄罗斯自1985年开始便是天然气的消费大国,中国、加拿大、伊朗、日本与沙特阿拉伯紧随其后,尤其是中国后来居上,近10年对天然气的需求明显增加。截至2019年,美国的天然气消费量占全球总消费量的21.54%,俄罗斯占11.31%,中国占7.82%,伊朗占5.69%,加拿大、沙特阿拉伯、日本各占3%左右。分地区来看,北美洲的天然气消费在全球占比最大,亚太和中东地区的占比增长最快。

 

贸易

 

全球天然气的贸易量保持增长趋势,且从2015年开始增长趋势加快,2000年全球天然气的进口贸易量为1405亿立方米,到2015年上升至3371亿立方米,2015年后其他主要进口国家对天然气的需求相对稳定或有所下降,故全球天然气在2015年后骤增主要是由于中国的需求量增大,而中国对天然气的需求大幅增加主要受本国“煤改气”政策的影响,同时可以看到2019年日本与中国(包括中国台湾)的天然气进口在全球进口中占比接近50%,对全球天然气贸易有明显的影响。

 

2019年天然气的主要进口国中,日本的进口量在全球进口量中占比21.75%,是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其次是中国大陆(不包含中国台湾)占17.48%,韩国和印度各占11.46%和6.78%。其中,日本和中国的天然气主要进口来源是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和卡塔尔三国。韩国和印度的最大进口方均为卡塔尔,且印度对卡塔尔天然气的进口依赖达40.12%。

 

天然气的主要出口国有美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卡塔尔、尼日利亚等,其他国家出口量少且相对比较分散。从2016年开始至2019年,各个主要出口国的天然气出口量都明显增加,其中澳大利亚与马来西亚的增长速度最快。2019年全球天然气出口国中,卡塔尔占比22.08%,澳大利亚占比21.58%,美国占比9.79%,三国总占比超过50%,随后是马来西亚、尼日利亚与其他国家。

 

在2019年天然气的主要出口国中,出口量最大的卡塔尔天然气主要流向韩国、印度、日本、中国和英国,且出口量较为平均。美国则主要出口韩国、日本、西班牙、墨西哥和法国,对韩国的出口量最大,达15.16%。澳大利亚与马来西亚的出口流向大致相同,主要出口日本、中国和韩国。

 

中国LNG生产、消费以及贸易情况

 

生产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天然气上游勘探开发突飞猛进,天然气产量也因此得到大幅提升,这跟“增储上产”的国家政策息息相关。2019年,国家能源局制定了针对油气行业增储上产的“七年行动计划”,同时于5月召开了大力提升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工作推进会,会上强调“石油企业要落实增储上产主体责任,不折不扣完成2019—2025年七年行动方案工作要求”。这是中国第一次在油气勘探开发行业提出“七年行动计划”。为响应号召,“三桶油”制定了相关发展方案,增加在增储上产方面的开支,因此2019年中国天然气增产效果明显。

 

2019年,中国天然气产量达到173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9.5%,较上年同期加快2个百分点,为2015年以来产量增速最快的一年。其中陕西、新疆、四川、广东等地的产量较大,分属于中国西北部、西南部与南部,陕西的天然气产量在全国占比29.7%,四川占比25.48%,新疆占比20.87%,广东占比7.41%。陕西、新疆与四川这三个省(区)的LNG产量占全国总产量超过80%,而且占比在继续扩大过程中。

 

消费

 

2019年中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达3039亿立方米,其中城市用气板块消费比重位列第一,达37.2%;其次是工业用气和天然气发电用气,占比分别为34.9%和17.8%;而化工用气比重最低,为10.1%。

 

2016年至2019年,中国天然气消费结构中,工业用气板块比重先减少后增加。城市用气板块比重增加明显,由2016年的18%上升到2019年的37.2%,主要受“煤改气”的影响,居民取暖需求增加,因此城市用气消费量明显增加。发电用气的比重先增加后减少,据金联创分析,2019年上半年淡季气价上涨,导致气电经济性欠佳,发电量不及预期,而三季度进行了气电成本疏导,发电量有明显提升,但由于冬季发电用气价格上浮比例高于2018年,因此天然气发电用气量低于2018年。化工用气较2017年起伏波动不大,在整个天然气消费结构中占比较低,主要因为化工对能源的消费量巨大,故对价格较为敏感,而天然气的综合性价比不如其他原料,故化工企业新增用气需求有限。

 

贸易

 

中国天然气消费量主要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等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从部分地区2017年的天然气消费量情况来看,广东、北京、山东、上海占全国的比重分别为7.1%、6.7%、5.0%、3.0%,处于较高水平,但这些地区内几乎没有气田供应,天然气行业存在严重的地域错配问题,因此加大天然气中游运输能力的建设力度,解决地域错配问题也成了提升下游消费量的必经之路。

 

据资料分析,从中国天然气管道目前的建设进度来看,截至2018年年底,中国长输天然气管道总里程近7.6万千米,干线管网总输气能力超过3100亿立方米。中国以西气东输系统、川气东送系统、陕京系统为主要干线的基干管网基本成形,联络天然气管网包括忠武线、中贵线、兰银线等陆续开通,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性天然气管网逐步完善,中亚A、B、C线和中缅线已经建成投产,中亚D线和中俄东线正在建设,中国已基本形成“西气东输、北气南下、海气登陆、就近外供”的供气格局。

 

中国有四条主要油气能源进口通道,并与中国自有的气区相结合形成天然气运输线路。

 

第一条东北油气能源进口通道,自漠河入境,经中俄原油管道漠大线止于黑龙江大庆站,通过哈沈线到达沈阳,又经大沈线、秦沈线分别到达大连和秦皇岛。至此,东北地区主要使用来自中亚和长庆气区的天然气。

 

第二条西北油气能源进口通道主要得益于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等中亚国家丰富的天然气资源。通道与塔里木气区、青海气区结合,经西气东输二线、西气东输三线直达广东与福建,其中西气东输三线在中卫形成分支,并经陕京一、二、三线向北京及华北地区供气,经西气东输一线直达上海、杭州。

 

第三条西南油气能源进口通道,包括中缅原油管道和中缅天然气管道,自云南瑞丽入境,到达云南昆明,其中中缅天然气还途经保山、大理、楚雄、昆明、曲靖、贵州,最终到达广西南宁。

 

第四条海上油气能源进口通道,主要是通过东部沿海地区的LNG接收站进口天然气,包括经马六甲海峡、中国南海运往中国的原油和LNG海运通道。除“三桶油”与澳大利亚、卡塔尔、马来西亚、印度等国家签订了长协确保执行外,近年来中国贸易商在LNG现货市场的采购也比较积极。

 

从国际贸易上看,中国的LNG处于净进口状态,出口量较少。中国LNG进口呈持续增长状态。2015年受国家“煤改气”政策影响进口量骤增,国内供应的不足主要靠进口量来弥补。2020年中国天然气进口量为915.4亿立方米,主要进口国为澳大利亚、卡塔尔、马来西亚、俄罗斯等。

 

信息来源:国际燃气网  www.gas.in-en.com

关注官微

及时了解展会动态